广州一名985名校法律毕业生“捡破烂”为业,并称我是23岁以下收破烂最出名的。他的爸妈却称,不如回家做清洁工赚得多。